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办公室被领导吸奶揉胸

2020年04月11日

“晓晓到了,你看黑夜中的明月山庄依然灯火通明,庄子大着呢有空你可以好好逛逛,现在跟我去见夫人。”邹嫂说完抬手将林晓晓从马车上拉下来。

兜兜转转拉着她走到一地势较高的宅子外面,“明月台?”林晓晓望着宅子上灯火辉映下的三个大字念道。

“这是夫人住的的院子”邹嫂笑着点头介绍道。

“难道夫人的名字里有‘明月’二字?”林晓晓疑惑道。

邹嫂点点头,暗道“只不过老爷说此明月非彼明月,老爷有了新的明月。”。

林晓晓有种邹嫂把她当成故交的错觉,看来探讨人生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忽觉邹嫂拥有八卦娱记的无限潜质。

这话茬林晓晓不知该如何作答,只道“我们进去吧,别让夫人等急了”,说着便一前一后缓缓向院内走去。

一路上偶而遇上几个巡视的守夜人都被邹嫂呵斥到一旁规矩站着,林晓晓顿时对邹嫂的身份油然起敬,这貌似是皇帝身边红人的节奏,跟在其身后感觉档次都提高了,走路又带风了。

风还过劲儿,已经走到夫人寝室门前,邹嫂轻声问守夜鬟“夫人睡了么?”。

那丫鬟刚要开口,只听一道柔和的女声从屋内传出,“是邹嫂回来了?快进来。”

邹嫂忙朝这边使眼色让我在门口侯着,那丫鬟轻推房门将邹嫂让进了屋。

“夫人,奴婢办事不利让您久等了。”邹嫂说完便俯身跪下请罪。

“快起来,这么远的路够你累的了,”说着便将邹嫂扶起来。

“你我二人还这般客气,我不是特意等你,最近都睡的比较晚,人带回来了吗?”明月夫人坐下缓缓问道,顺手端起手边茶杯抿了一口。

“来了,在门口侯着呢!”邹嫂答道。

明月夫人缓缓将茶杯放好在桌上,邹嫂朝守门丫鬟招手,那丫鬟抬眼朝晓晓点头,晓晓这才低着头小心抬腿进屋,顿觉屋内充斥着淡淡檀香,打眼坐着一位身着淡紫衫,长发披肩的貌美妇人,林晓晓未敢细瞧变俯身行礼,“奴婢林晓晓见过夫人,夫人万安。”

“好。本以为穷山僻壤少人才,没想到是个伶俐的,抬起头来。”美妇人柔声缓道,林晓晓微微抬头,只见那妇人双眉修长如画,双目闪烁如星,嘴角梨涡浅笑,似有星星点点哀愁亦挡不住那妇人的绰约风姿,只不过这身型略有虎背熊腰之嫌,稍有大肚腩之疑,衣服较为宽松,并不明显。

只看那标准的鹅蛋脸,便似画上走下来的仙女,咦?墙上还真挂着一副美人画,只不过那画中女子削肩细腰,体态修长,长袖善舞,盈盈袅袅,这眉眼?仔细看竟与夫人有几分相似。

林晓晓不敢细端详,只抬头浅笑侯着,这姿态就是现代酒店门童的标配,明月夫人见她鼻挺唇朱,眉清目秀,眼睛弯弯,自带喜感,甚是喜欢,只不过这娇小的身型让明月夫人微微蹙眉,又想到她出身贫寒,免不了忍饥挨饿,便舒缓了额头道“这发式梳的很是精神,不过身型单薄了些,邹嫂带她下去歇着吧。”说完连打几个哈欠。

邹嫂忙俯身告退,领着晓晓赶紧出门。

出来不久,晓晓忍不住问起邹嫂“夫人不喜欢我?”,“应是喜欢的,若真不喜欢便一个字也不会说。”邹嫂答道。

“实在是怕夫人不喜欢自己,再被二次发卖。”晓晓暗道。

“夫人不是那狠心之人,只要你伺候好少爷夫人自会看重你。”邹嫂郑重其事道。

林晓晓点点头,“多谢邹嫂解惑答疑。”邹嫂欣慰的点点头。

“话说这么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你奶怎么忍心卖你。”邹嫂打趣道。

“我奶对孙子辈的重男轻女,自己的闺女亲的紧,都是我那姑姑撺掇的。”晓晓解释道。

“老糊涂一个,不过这次也糊涂对了,且不提她,今晚你姑且在我那凑合一宿,明日再给你安排住处,这会夜深,再安排怕是多有不便。”晓晓点头。

是夜,晓晓换了地方竟毫无睡意,忍不住多嘴道“邹嫂你睡了吗?夫人屋里的画的仙女真美啊!”。

邹嫂哈哈一笑“明日就去告诉夫人,有人称她为仙女。”。

“那真的是夫人?我只是看着眉眼很像,没敢细瞧。”晓晓惊讶道。

“那是夫人年轻时,老爷为她画的。那时她二人一个貌美无边,一个风流倜傥,都是一等一的俊颜,二人在此地相识相知相爱……”此处省略掉邹嫂的长篇八卦,做以下总结:

大体意思就是明月夫人和宇文老爷在这个明月台所处的范围相遇相识相知,后二人在京城新婚不久,又来此地游览,那宇文老爷极爱夫人,便买下方圆万顷亩良田依山而建这庄子,更是以夫人的名字命名这山庄。

建好后二人在此停留半年之久,夫人怀孕,家里命其回京养胎,夫人便挺着大肚子回京了,谁知回京之后,宇文老爷抵不住那些个淫贱勾栏婊子的狂扑猛追,半年时间抬回了五六个小妾。

女人一多是非多,夫人气盛,孩子早产,体弱多病,夫人产后体态稍有丰腴,老爷不满,在与一小妾寻欢作乐时,勾着小妾的下巴说道“此明月非彼明月”,第二日,在那心机小妾的推波助澜下,府里传遍了老爷那句话。

夫人不堪其扰,知道老爷是嫌她太胖,盛怒之下,更是大吃特吃,体态由微胖向更胖迈了一个台阶。

几个小妾搞起联盟,明枪暗箭,夫人是腹背受敌,老爷更是无心与她,夫人意冷,变恳求老爷以调养身子为由带着公子来到明月山庄,老爷理亏便答应她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这一来就回不去了,小妾联盟也接连有公子姑娘出生,时间一长,公子不在老爷身边,变也不甚稀罕,夫人落得清净也从未提过回去。

现传老爷盛宠的小妾与夫人有几分神似,也许宇文老爷还是爱明月夫人的。只是爱也会变质,保鲜方法是男人的无限宠爱,女人的无限柔情。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做到极限,所以现实往往很尴尬。

听完邹嫂的长篇娱乐报道,林晓晓打了个哈欠,“这故事还挺长。”,“就说到到这吧,早点睡明天还得早起。”邹嫂嘱咐道。

林晓晓二次打了个哈欠“早点睡吧,困了”,邹嫂接着也打了一个哈欠“我也困了,睡吧”,林晓晓又打一个哈欠,心道,果然打哈欠会传染。

热门精选